Category Archives: Witness / 見證

得救見證(嚴偉華)

嚴偉華弟兄

我幸福地出生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我的祖父母、父親及三位姑姐都是基督徒。我小時候亦是在基督教學校讀書,長大成立家庭,太太及太太的姐姐和姐夫都是基督徒,神已經給我鋪了一條非常康莊的屬靈大道。

我從小都聽父親談及神的眷顧及恩典,但自己反叛、固執、倔強的性格,覺得任何事都是人為,只要努力所有困難都能解決,任何事都必然成功。就因為這種性格,反而原來神給我鋪好的一條光輝大道不走,與神的距離越拉越遠,對神的關顧和恩賜統統拋諸腦後。

隨著人生的成長,1992年從香港移民到加拿大溫哥華。因為當時溫哥華經濟不景,投資失敗,入籍後回到香港,家人留在加拿大。但香港又因為亞洲金融風暴,經濟走下坡,期間不但完全忘記神的存在,私生活變得糜爛,完全迷失了自我,終於一敗塗地。

2000年來到多倫多,得到太太的姐姐和姐夫支持,將家庭和事業重新建立起來。當時心中仍然沒有神的存在,但神已經默默地牽著我的手,沒有將我放棄。2001年我開始了自己的清潔業務,偶然得到一位已故的華基聯會傳道人,直接或間接的推薦下,陸續接洽到不同教會的工作。當時在教會工作的時候,心中覺得有一股暖流好像回到家一樣,同時間有不同教會的好幾個教友,都曾邀請我參與教會的活動及參加崇拜,原來神已經用祂的大能,在我最困難迷惘的時候,帶我走出陰霾,但我仍懵然不知。

2012年通過教友霍家雄先生介紹認識王文鉌先生,開始葡萄園銷售中心及臨時社區中心的工作。直到2015年得到王先生帶領回到以馬內利堂參加主日崇拜,並且得到我太太及太太的姐姐、姐夫支持。在過去的一年回到神家,重新認識神,聽牧師講神的道,認識自己過去的罪,原來神並沒有放棄這隻迷途的羔羊,重新接受我回到羊欄,使我過去反叛、固執、倔強的性格,迷惘之人生得到改變。感受到神對我的不離不棄,只要誠心禱告,事無大小,神都會作出奇妙的安排。我在過去一年多次見證到神的大能,讓我深深感受到神的大愛。經過了七堂的「啟發課程」,更加感受到神的愛是無限的,是完完全全能感覺到的。所以我決定在這個普天同慶的日子,接受洗禮,完完全全的信靠神,請神赦免我過去的罪,願將自己的生命交託給神,並多謝神為我生命開了綠燈。

得救見證(侯黃玉英)

侯黃玉英姊妹

我是一個印度歸國華僑學生,一九五八年回到北京。讀完師範文科,在崇文區一中學就教語文課。一九七三年,在母親和妹妹的申請下,移民加拿大。

加拿大資源豐富、人民友善,多麼優秀的國家。但是,我們這第一代移民求職謀生卻不易。十多年生活在封閉的中國。生活習慣、處世待人、理念觀點,和外面的世界都不同。很難融入。惟有拚命賺錢,各人做好幾份工,希望明天會更好。結果,事不如人願,先生得了鼻咽癌,電療傷了視神經,雙目失明。憂慮惶恐籠罩著這個家。誰能每個星期帶我們去買菜?誰帶爸爸去看醫生?艱難中,有關部門派很多義工來幫我們 。他們都是基督教徒,他們的無私,他們的愛心感動和激勵著我們。「基督徒」為什麼那麼特別?不求回報,只等待將來上帝的審判。年中我也得了哮喘症。我們怨天憂人,焦頭爛額,在苦海中掙扎…..找不到平安,只有恐懼。怕我們死了誰來照顧兩個孩子,漸漸焦慮成了我生活的主調。丈夫是因病失明,而我呢,我眼「瞎」了,當然就沒有深入探索,為什麼人變成「基督徒」就不一樣了!而我太差,也不敢做「基督徒」。多少痛苦就這樣白白受。

去年,因健康見差,醫生建議不能上落樓梯,搬進葡萄園。這裡從工作人員到住戶,幾乎處處可見基督徒,他們的愛心、平安喜樂的生活態度激發我深省。在對門鄰居的引導下我開始讀聖經,讓我明白基督教強調與神的關係,與神同行。耶和華是愛,基督是救贖恩典,聖靈是感動,三一上主有大能。在人不能,在神就沒有不能。基督徒的平安喜樂是神的旨意。我開始祈禱,求神赦免我的罪,與神和好。我的心平靜下來,恐懼慢慢減少。在神的懷抱中我必不怕遭害。讀以弗所書更明白了神賜予各種屬靈的福氣。神揀選我們成為有盼望的人,預定我們在基督裡成為新人,得到神的兒女的身份,神告訴我們祂的心意要與主聯合,萬物復興。我們太有福氣了。與神同行就是生命的目的。因此我要求受洗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決心按聖經的話過基督徒的生活。以馬內利堂,事奉神至忠,當中一位姊妹,每主日下午來我家中,將當日牧師宣講的信息給我講解,給我特別個人輔導。他們都是神的使者,是我良師,特別感激。

Testimony of Yu Ying Hou

I am an Indian born Chinese. After completing high school in India, I came to Beijing, China in 1958 to attend college, studying education. Upon graduation, I became a teacher, teaching Chinese language in a high school. In 1973, I was able to emigrate to Canada with the help of my mother and younger sister.

Canada is a friendly country with a lot of resources. But to us, the first generation of immigrants, making a living was not easy. Having lived in China, a country isolated from the outside world, for over 10 years, it was not easy for us to integrate into the new society. We only tried hard to earn money, taking up several jobs, hoping that tomorrow could be better.

Unfortunately, my husband got cancer and radiation damaged his optic nerve, causing him to lose his eyesight. Worry and anxiety engulfed the family. Who would take us grocery shopping and attending doctor appointments? Luckily, a department from the government sent some volunteers to help us. They were all Christians. Their unselfishness and love moved us and encouraged us. “Why were these Christians so special, seeking no returns, just looked up to God?”

In the meantime, I was diagnosed with asthma. We complained and worried and there was no peace of mind, only fear. “Who was going to look after our two children?” Living with fear and anxiety had became a part of our life. I did not try to find out why becoming a Christian could make things different. I thought I did not deserve to be a Christian. I wasted a lot of time living a helpless life.

Last year, because the doctor said I could no longer climb up and down the stairs, I could not live with my daughter anymore. Then I moved to Vintage Garden. Here I find Christians among the staff and the residents. Their love, peace and joy cause me to reflect. With the help of a neighbor, I start to study the Bible. I come to know that God is love, Christ is our Savior and the Holy Spirit lives in our heart. The God of Trinity is almighty, and with God everything is possible. I begin to pray and ask God to forgive my sins. Having made peace with God, my heart begins to calm down and worry and fear diminishes. Studying the book of Ephesians, I understand God has given us all kinds of blessings and we become new persons in Christ. We are the children of God. How blessed are we! Walking with God is my goal in life. I want to be baptized to become a real Christian, following the teachings of the Bible. Toronto Emmanuel Church serves God faithfully. A sister from the church comes to my place every Sunday afternoon to teach me what the pastor preached during Sunday worship and gives me individual guidance. They are God sent people and have become my teachers. I thank them very much.

2016.05.29 平安因為…

黃明慧姊妹

金句:「我們在一切患難中,他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林後1:4)

見證錄音:

經文路8:41-42, 49-56; 林後1:1-7
—-
本週的反省與學習

  • 本週我們暫時放下《馬可福音》的研讀,透過黃明慧姊妹的見證和經文,讓聖靈對我們說話。
  • 週一/讀 路8:41-42, 49-56。在記錄中,睚魯的表現,你認為他的信心怎樣?你曾否試過在你信心軟弱時,神「背著你」走過?事情過後,你再站起來嗎?黃明慧姊妹的見證讓你看見甚麼?怎樣激勵你?
  • 週二/再讀 路8:49-56。既然女兒已經死了,為何耶穌卻要睚魯不放棄?當然,這不表示耶穌必要為我們每一個禱告而「起死回生」,但面對「不要勞動夫子」(49)的誤解,耶穌要我們清楚明白甚麼?黃明慧姊妹的經歷,看起來不也是不可能嗎?若她失明後就認定「不要勞動夫子」,那她一生又會如何?
  • 週三/再讀 路8:50。「不要怕,只要信!」不是法術符咒,也不是任填銀碼的「屬靈空頭支票」,卻是一個邀請:將自己生命的主權交於主的手之邀請。沒有天色常藍的保證,卻有得著拯救和與主同行的應許。
  • 週四/讀 腓4:19; 賽55:9。黃明慧姊妹提到,世人追求的健康、富足,和順利,她都沒有。然而她怎會經歷「平安」?這平安從何而來?今天,認真問問自己:我在追求甚麼?神最想給我的,又是甚麼?
  • 週五/讀 林後1:1-7。「我們在一切患難中,他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4)你正經歷患難嗎?你有否珍惜這看似負面的經驗?神怎樣安慰你?日後你願意怎樣與人分享自己從神而得的安慰呢?
  • 週六/讀 可9:30-50。門徒再一次「在路上」。耶穌再次預告自己的受害和復活,門徒卻為什麼爭拗?有見及此,耶穌一連串的教導是為了甚麼?讓我們這天好好安靜預備,明天一家同來敬拜主!

得救見證(孫添成、孫程雁鈴)

孫添成弟兄、孫程雁鈴姊妹

我(孫程雁鈴)在1964年移民千里達後認識一位婆婆。她開始向我分享基督教福音信仰,又教我讀聖經,唱《耶穌愛我》的詩歌。但因當時店舖生意很忙,未有時間每天跟她學習,只是每當她唱《耶穌愛我》這首歌,我便跟著調子哼起來。

十年後,我們全家人移民加拿大,並有自己的生意。每當我遇到生意上的困難,我不其然就會唱《耶穌愛我》這首歌。我總感覺到神在我左右幫助我,難題都能解決,生意亦日見興隆。

但在2013年12月,我的大腸及胃需要緊急施手術,這突然而來的事把我嚇呆了!口中只懂不停地唱唯一認識的《耶穌愛我》歌。 就在這時,我奇妙地聽到一把溫柔慈愛的聲音,對我連續講了五次“Be patient, be good”。我當時感到全身溫暖和平安。在此同時,我兒子日明每次回家都手牽手為我禱告。

我先生孫添成患腦退化症7、8年之久,情緒常常不能自控。有時像小朋友,有時暴躁,甚至會碎掉物品,令我精神負擔甚重,甚至筋竭力疲。然而,自從我們遷進葡萄園之後,參加多倫多以馬內利堂主日崇拜,認識了何尚允牧師及教會中的朋友,在牧師的教導下讓我們真正認識主耶穌,祂對我們無私的愛,甘願為我們犧牲。祂背負我們的罪,釘身十字架,又復活升天,叫我們有永恆的生命。在這群體中,我們被接納關顧,於是我們便參加了教會的祈禱會和基樂團契。真感謝神奇妙的工作!每次我帶同我先生出席崇拜或聚會,他竟然能如此安靜坐著,而我內心亦滿有喜樂與平安,真叫我不能不相信這是神的大能!神是聽禱告的神,是信實的神。所以我們決志信主,讓祂成為我們生命的主。

得救見證(陳嘉慧)

Diane陳嘉慧 姊妹

在從事護理多年,我曾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有能力和計劃,事事便能自我安排,走自己想走的路,因此自覺得沒有信仰的需要。

98年在澳洲修畢自小喜愛的髮型設計,沒想到99年卻來了多倫多。在家中,興趣當了工作,也令我認識了一些由客人變成的新朋友。其中的基督徒,他們很友善,卻未足以吸引我去參加教會。直到2003年,發生了人生最失落的事,不能單以自己個人可控制。在傍惶無助和軟弱中,讓我想起了神。我希望那位曾經提及教會的客人會出現,奇妙地不久竟然就接到他的電話!他帶我到教會,介紹教會的朋友,即今天的師母Cecilia讓我認識,跟我一起查經認識神,這位朋友就是我們教會的Vincent Chan弟兄。

可是過了一段日子,我離開了教會。然而神沒有放棄我!十年後,2013年尾,事情差不多一模一樣地再次發生。神顧念我、保守我,好像叫我放心。於是,我厚著面皮再次致電Vincent,多年沒有聯絡,但電話號碼卻沒有變。他再次帶我到教會,來到多倫多以馬內利堂,我感到很舒服和自然。

之後一切所發生的事,就是神的安排。2014年初,我回港數星期,曾與一位多年沒見的多倫多舊同事聯絡,她是一位基督徒,也曾帶我去她的教會聚會。因為我的母親也認識她,故此我們一同聚舊。

離港後不足兩個月,母親告訴我她的咳嗽越來越嚴重。看過好幾次醫生,最後竟然確診母親患上了末期肺癌!我想起這位舊同事,立即找她幫忙鼓勵母親,教她禱告。每次我母親感到徬徨,便會致電給這位姊妹,母親得到她的代禱後便感到十分的平安。母親不懂如何禱告,這位姊妹便教她主禱文。自此以後,主禱文便伴隨她,日後我在母親好幾個手袋裡也找到影印本。

2014年中,我返港陪伴母親接受治療,並帶她到教會認識神。在陪伴母親覆診時,醫生問母親有沒有信仰,母親回覆説她相信基督教。之後,這位醫生遞上一張單張給母親,鼓勵她參與醫院裡的「恩典同行小組」,每月一次的聚會,在小組中讓病友及家屬,與院牧及醫生互相鼓勵支持。母親很喜歡這位陳醫生,每月也期待參與。

這個小組加深了母親對神的信靠,身體也見好轉。但眼見自己需要回多倫多工作在即,心裡很擔心;有誰可以陪她到醫院覆診?及後得到醫院裡的院牧轉介一個基督教志願團體的陪診服務查詢。感謝神,第二天便接到「牧群關愛會社區服務部」探訪幹事的答覆。他除了詳細解釋他們的服務,更重要的是他還會傳福音給病者及家人。雖然我身在加國,但因為他每次詳細的短訊,我對母親的病及治療情況也能清楚了解,教我何等的放心!自此之後,這位主內弟兄便成為我家的好友。

母親在醫院裡的恩典同行小組,亦認識了另一病友,她在病前是當醫院裡院牧的。她的病況突然惡化,險些命危,我母親知道後很擔心,向神禱告求主醫治這位姊妹,並願意在這好友出院後,自己接受洗禮。神奇妙地使這位姊妹真的出院,更積極地帶母親返到她的教會,讓牧師認識她,教授她聖經及洗禮課程,並打算5月30日洗禮。

本來以為回港出席母親洗禮,可是母親最後卻未能受洗。返港兩星期,母親病情轉壞入院,情況並不樂觀。為了達成母親受洗的心願,我曾走訪多間教會和牧師,可惜卻因母親已無法親自回答是否願意相信耶穌和接受洗禮,一直未能完成她受洗的心願。

這時我們教會的何牧師一家,和其他弟兄姊妹不住地為我母女二人代禱,甚至越洋替我查詢香港所認識的教會能否幫忙。神垂聽我們的禱告!那位最初曾幫助我母親認識耶穌的舊同事,致電到她曾工作過的教會求助,並交代我母親已決志信主,也有定時參加教會聚會。神知我的焦急,第二天牧師就已安排為我母親行水禮,還叮囑我找親友到場作見證!當時的我還猶豫:真的會這麼順利嗎?如果母親作不到反應回覆的話,會是多大的失望呢!

幸得這位牧師的體諒,讓我看見了神的慈愛。母親抽搐手臂代表自己願意受洗,再震動口唇,表示願意堅信主耶穌。神蹟地,我的母親還打開了雙眼,令我們一家拍得了幾張難得的合照!這次能夠張開眼睛的幾分鐘,是她病以來我所看見時間最長的一次!縱使母親受洗的路多番波折,我也傷心過好幾次,但我卻感受到神的大能和愛。沒有神給我的堅持完成母親受洗的心願,沒有神安排這位慈愛的牧師,恐怕我會更傷心難過和內疚。母親在接受水禮後十天便返天家了。

在母親離世前數天,我感到她有擔憂,在港短訊給我們教會的何牧師。何牧師很快錄了一段說話和唱了一首聖詩給我,轉播給母親聽。播放的時候,母親張開了眼睛。我感恩神安排了最好的教會給我,我感動了。最意想不到的是,為母親洗禮的教會亦為母親簽發了洗禮紙,她竟然能順利安葬於九龍基督教墓場。這是外公安葬的地方,外祖母晚年亦在英國生活時受洗,現在,他們在天家能以再聚了。

母親的離開讓我很難過,自己有許多說話來不及跟她説,情緒很波動。神彷彿知道我的憂傷,帶領我參與了當時教會姊妹開辦的走過流淚谷哀傷治療。指導老師引導我們走去最深的哀傷處,透過自我分析、想像、角色扮演等,再加上一起祈禱,去求解開心結。每次在課堂裡,真是很哀傷,哭得雙眼紅腫,但心靈上卻感到釋放,還認識了互相支持的同路人。直至今天與小組組員仍然互相代禱。

母親離世後,我需要處理她遺留下一些複雜的事情。感謝神令我身邊有很多朋友,無論精神上或實際行動上也很支持幫助我。自己雖然用盡力氣處理,可是力量有限,離港時間也逼近了,神就讓我學習交託。祂幫助我遇上一位有善的基督徒律師,她看到我戴的十字架頸鏈(是我送給母親的受洗禮物),她便說明自己也是信徒,理解我的困苦,竟然願意減收一半律師費用,我們更在她的辦公室一起祈禱,這真是奇妙的恩典!

母親的逝世令原本多病的父親更感憂傷和失去方向,他的健康也漸走下坡,心絞痛也頻密了。之前所提及變為好友、曾協助我母親陪診的弟兄,再次幫忙陪伴父親,更鼓勵他到教會。感恩神的奇妙安排,父親已經在12月18號在醫院裡,精神清晰的情況下接受水禮!父親和我也安心了,願他的受洗得著新的生命,把憂慮交托主,有神看顧他的健康。

當我數算神賜給我的種種恩典,我肯定神的存在和真實。就是有極壞的事情發生,但每次我禱告,神每次也有回應,有祂的安排。每次困難的事情發生,身邊便有神的兒女到來幫助,令我深信我所經歷的非偶然,是神的恩典!今天,我怎能不堅信和榮幸地作神的信徒、神的女兒呢?我感謝我的主!

Psalms 詩篇147:5
Great is our Lord and mighty in power; his understanding has no limit.
我們的主為大,最有能力,祂的智慧無法測度。